米思岛

悦享好时光
misidao.com

心雨在蘋岛飘落

  蘋岛是一个美得让人窒息的地方。

  夏日炎炎,山繁水丰。经历了多天的绵绵阴雨,迎来一个难得的晴朗天气,阳光倾泻,大地明丽。我放下事物烦扰,走出城市尘嚣,再次踏上蘋岛,领略丽日带来的欢愉氛围和山水之美。如诗如画的景致展示眼前,如梦如幻的感觉萦绕心中。静心,清心,轻松,安逸。

  蘋岛四面环水,古木参天,竹蕉繁茂,小鸟啼鸣。这里山水相依,江涛为伴,浑雄壮观,尽显伟岸气魄,既是零陵的著名景点,也是零陵的文化符号,成为镶嵌在古城零陵的一颗亮眼明珠和山水瑰宝。

  唐宋以来,蘋岛声名远播。它是“潇湘八景”之首——潇湘夜雨,也是“永州八景”之一——蘋洲春涨。

  我喜欢蘋岛,因为它的美丽静谧,它的人文历史。我被蘋岛的景色、文化、传说,蘋岛的咏叹陶醉。

  蘋岛演绎了舜帝之二妃娥皇、女英千里寻夫为爱殉情的千古绝唱。当年,舜帝南巡,驾崩苍梧之野。娥皇、女英闻讯,悲痛欲绝,南下寻夫,经洞庭,沿湘江,到零陵,登蘋岛。举目顾望,山渺渺,水浩浩,路迢迢,征程茫茫。夫君今何在?归途欲何往?两人不禁抱头痛哭,泪水化作血水,最后,二妃泪竭血尽,投身潇湘,化作潇湘女神,亦称湘妃——成为人们心中永久的追忆与念想。

  这个故事凄楚而动人。人们故将蘋岛称为爱情岛。因而就有了唐代诗人杜甫的吟诵:“萧萧湘妃庙,空墙碧水春。虫书玉佩藓,燕舞翠帷尘。晚泊登汀树,微声借渚蘋。苍梧恨不尽,染泪在丛筠……”;有了唐代诗人刘禹锡的寄托:“斑竹枝,斑竹枝,泪痕点点寄相思。楚客欲听瑶瑟怨,潇湘深夜月明时。”;有了元朝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史学家揭傒斯的感慨:“涔涔湘江树,荒荒楚天路。稳系渡头船,莫教流下去……”;也有了清代书法家何绍基的赞美:“古树平坡老埠头,潇川于此会湘流。其中半是濂溪水,合我回思营道州……”

  蘋岛出名,还因它是湖南四大书院之一蘋洲书院所在地。当年,江华人、抗法名将王德榜告老还乡,住在永州,拿着朝廷赐给的金银财宝,要在永州建一座书院让孩子们免费读书、接受新教育。遂与东安人、湘军名将席宝田商议,两人一拍即合。清光绪十年,二人捐资重建蘋洲书院。一年后落成,由周敦颐的后裔周崇傅担任首任山长。从此,蘋洲书院声名远播。王德榜的善举,何其伟哉!

  从蘋岛码头沿石阶拾级而上,过院门,走空坪,穿前院,即为石板甬道,桂花古树挺立两旁,树皮粗糙,如老者的皮肤斑驳。三百余年来,桂花古树如忠诚的卫士,历经风霜,却英姿飒爽,守护着蘋岛,守护着蘋洲书院,以致蘋岛不倒,书院依香。

  我在环岛林荫小道慢慢走,慢慢看。600余米长的小道,清静幽雅,道外碧水环抱,道旁桂樟参天。不知走了几圈。脚已疲,心却鲜。那美丽的景致总也看不够。

  来到岛尾的潇湘合流之处,视觉宽阔起来。坐在小亭的藤椅上,览江水北去,看舟楫过往,任江风轻抚,让思绪放飞。为了打破寂寞,我拿出手机,一按,传出一首优美的旋律:“潇水弯弯潇水长,一夜春雨绿汪汪。阿妹心似春江水,无风也起桃花浪……”这是上世纪80年代在潇水河流拍摄的电影《没有航标的河流》的主题曲《潇水弯弯潇水长》,李谷一演唱,婉转流畅,沁入心扉。歌曲在小亭里回旋,在江面上飘荡,在和风中飞扬。把我的思路带向远方。

  蘋岛西边的小道旁,立有一块石碑,正面刻有“潇湘夜雨”四个字,背面是介绍蘋岛的简短说明,上部是中文,下部是英文。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驻足,看着英文朗读起来,十分的顺畅流利。我用惊愕的眼光看着她,想从她的神色上解读其中的密码。

  我问:“你真厉害,英文也读得这么好!”

  她淡淡地答:“这有什么难的。”很自信,似乎本该如此。她说她是从长沙慕名而来看蘋岛的。

  哦,蘋岛,读书的绝佳地方,难怪书香四溢。在这里,我们可以尽情享受古城文化,品味山水文韵,感触潇湘文脉;我们可以与历史对话,与文化交流,与文明鉴赏。

  蘋岛成为我的心灵映照,寄托我的精神向往。我愿把蘋岛揽入怀中,在这里读书,耕种,捞鱼摸虾,过上一种与世无争的生活。在蘋岛慢慢走,慢慢看,走到老,看到老。

  不经意间,团团乌云布满天空,北风随起,凉意袭来,细雨,如我心中的泪雨,随风飘下。就像“潇湘夜雨”一样哀婉缠绵,久久挥之不去。千百年来,多少人走进蘋岛。我知道,他们所钟情的,既是山水潇湘的夜雨,更是迷茫心灵的夜雨吧。

作者:袁忠民

来源:永州日报

赞(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心雨在蘋岛飘落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